媒體的理論使命和責任擔當

來源:新華網作者:方延明責任編輯:馬嘉隆
2020-10-09 15:06

媒體的理論使命和責任擔當

——讀孔德明《轉型時期社會情緒調適與輿論引導研究》

孔德明是一個勤奮人,作為一個學者型的媒體當家人,他在做好繁忙的事務性工作基礎上,勤于思考,著述多多。2018年剛剛出版一本《新聞輿論“四力”論》,今年又出版了《轉型時期社會情緒調適與輿論引導研究》。我覺得,他是把自己的工作當學問來做啦。近日,讀他的這本新著,這種感覺尤甚。

《轉型時期社會情緒調適與輿論引導研究》是他作為全國文化名家暨“四個一批”人才工程的資助項目的階段性研究成果,部分成果先期已經在《人民日報》《光明日報》和中央黨校《理論動態》等報刊發表。德明是法學博士,長期從事媒體管理工作,他從吉林到海南,適者發展。十年來,作為海南改革發展特別是海南自貿試驗區建設的親歷者和宣傳策劃者,對如何正確認識社會情緒,有效把握和加強社會情緒調適,以及社會輿論引導,集聚和形成強大的社會正能量,感受更多,體會更深。放大一點説,對於正處在轉型時期的我國社會而言,也是非常重要的。因此,可以這樣説,對“轉型時期社會情緒調適與輿論引導”這個問題進行全方位多層次的深入研究,恰逢其時。

這本著作一共六章,整體充滿了對思維、辯證法和兩點論。六章的標題分別是思與論的基點,道與義的呼喚,史與實的反思,是與非的角力,立與破的並舉和知與行的統一。在對社會情緒的研究方面,德明認為,首先要弄清楚一般社會情緒的信號功能、動力功能、調節功能和團結功能。對這些功能,需要從微觀、中觀和宏觀三個層面入手,着力於其正向和負向細緻梳理和研究。即使是負向情緒,也有其雙重性的問題,這些都不應忽視。比如説,負向情緒在它具有破壞性的同時,也往往會成為社會結構形成和變化的力量,起到一定程度的助推社會發展與結構變遷,甚至是社會革命的作用。這就如同我們通常説的,負面新聞報道也可以產生積極效果,而正面新聞報道處理不好的話,一樣會有負面效果。調試的目標任務,是急劇擴大積極和整合社會情緒,控制消極和負向社會情緒,擠壓消極和負向社會情緒的影響空間,使社會情緒最大限度地發揮正向作用,確保社會情緒整體上與社會發展要求相協調,與社會發展進步相適應。

在談到中國社會轉型時,他特別強調,從1978年以來的社會轉型,具有特有的一種不平衡性、複雜性、和艱鉅性等時代特徵。在這樣一種轉型期,要儘可能地去實現社會情緒與社會輿論的自由真實表達,充分體現國家整體的主流價值和社會羣眾向上的精神,要能夠做到社會輿論總體平衡和可調可控。

在這本專著裏面,作者特別強調要構建社會情緒調適體系,這個體系需要黨委牽頭抓總,政府依法履職,充分發揮行業組織作用,建立健全理性客觀的社會預期引導機制和矛盾糾紛多元化解決機制,形成順暢的民意表達、溝通協商的良好社會氛圍,引導社會大眾理性表達社會情緒。作為一位老媒體人,他特別注重通過輿論宣傳建設引導力系統模型。這種引導力系統,一要及時準確做好權威信息傳播發布和政策解讀;二要積極穩妥做好不同社會熱點問題的引導,迴應羣眾關切;三要積極有效做好不同社會羣體的引導,最大限度發揮積極因素,放大正向情緒;四要切實加強典型宣傳,強化帶動示範效應;五要加強和改進輿論監督,聚焦發展正能量;六要做大做強主流輿論,推動正向情緒匯合,和諧輿論聚合,發展力量整合。在這樣一些聚合效應的催促影響下,以求激發有情緒普通民眾的心中善念,保持內心敬畏,秉持理性心態面對社會現實,實現社會情緒和社會輿論的對流交融,同步良性發展。

在推進社會情緒和社會輿論引導方面,他提出“知行統一”的理念,統籌推進社會情緒調適、社會輿論引導和社會治理。這個“知行統一”貫穿于堅持社會情緒調適、社會輿論引導和社會治理的有機統一全過程,體現在發揮以下“五個作用”方面:發揮社會情緒調適和社會輿論引導在社會治理中的能動作用;發揮社會情緒調適和社會輿論引導在健全公共安全體系中的作用;發揮社會情緒調適和社會輿論引導在加快社會治安防控體系建設中的作用;發揮社會情緒調適和社會輿論引導在基層治理體系建設中的作用;發揮社會情緒調適和社會輿論引導在就阿強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中的作用。

原載《青年記者》2020年9月下,轉載有刪節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