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你知道警犬也會流淚嗎?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陳俊成 陳晨 李俊傑責任編輯:李佳琦
2020-10-26 09:03

這犬要從了軍

也能變得更加“硬核”

不僅能跑能跳、還特別能扛

你要説Ta會落淚?估計沒人信

不過,筆者卻有幸三次聽到

來自武警廣西總隊機動支隊

警犬班的戰友説起他們

愛犬的落淚故事

塔猛”流淚,在那次比武之後……

“塔猛”是馬裏努阿犬,動作敏捷,毛色純正,早在2016年認識它時,其訓導員梁宗銀就覺得,這絕對是個“厲害角色”!

訓導員梁宗銀與警犬“塔猛”在營區散步。陳晨 攝
 

“塔猛”也沒有讓梁宗銀失望。兩人成為搭檔的當年,就代表總隊參加全國第二屆警犬業務技能競賽。那是三月,比武場地在呼和浩特高原,到處是皚皚白雪。常年在南方生活的梁宗銀,在嚴寒氣候裏有些不適應,可他的戰友“塔猛”卻精神抖擻,開戰首日就在幾個課目中拔得頭籌。進行到最後一個課目“人犬協同障礙”,就在他倆勝券在握的時候,意外突然發生。飛身躍過2米的冰冷高牆,“塔猛”由於體力不支,着陸不穩,重重地摔倒。不過,它見梁宗銀示意向前,硬是一瘸一拐跟着跑回終點。

“塔猛”在梁宗銀的指揮下跨越高台。陳晨 攝
 

才過終點線,梁宗銀就心疼地將“塔猛”抱起,找來樹枝當夾板,固定住它的左前腿,避免二次傷害。所幸處理得當,那次比武后“塔猛”並沒有留下病根。

可説起來,這次傷病還是來得太突然了。歸隊後,腿上的傷痛,讓“塔猛”拒絕任何人的接近,包括梁宗銀。

不過,梁宗銀從獲選成為訓犬員那天開始,就下定決心要用心去帶好自己的“戰友”。

“塔猛”厭食,梁宗銀就精心調製食物;不讓人敷藥,他就戴着護具上……漸漸地,“塔猛”開始不牴觸換藥,飯量開始增加,精神也振奮了許多。

訓導員梁宗銀與“塔猛”在草坪上玩耍。陳晨 攝
 

發現“塔猛”的變化,梁宗銀開始嘗試着梳理它的毛髮、幫它洗澡、抱着它四處散心……

有一晚,梁宗銀又像往常一樣,夜裏來看“塔猛”時,“塔猛”見到他一下子就安靜了。

在梁宗銀的撫摸下,“塔猛”睡着了,而梁宗銀還發現它的眼角濕潤了,這應該就是淚……

“貝貝”流淚,因為一次火傷……

“貝貝”也是馬裏努阿犬,活潑好動,特別有耐力。帶他的訓導員葉振平告訴筆者,不管是什麼時候瞧見自己,“貝貝”都是一頓猛跑,像極了淘氣的“孩子”。可就是這樣的“貝貝”,也有害怕的東西。啥?火!警犬執行的任務,難免要赴湯蹈火,所以既能練身體素質,更練膽魄的鑽火圈訓練,一直是常規課目。怕火的“貝貝”,每次到火圈前都會搖頭晃腦,畏懼不前。戰場可不講條件!看到“貝貝”認慫,葉振平沒轍,只能帶它多衝幾趟,可無一例外,都以失敗告終。

訓導員葉振平在陪伴負傷的“貝貝”。陳晨 攝

終於有一次,在葉振平的鼓勵下,“貝貝”奮起一躍,眼看着就要鑽過火圈了,它猛地一哆嗦,後腿掛到了火圈上。很快,“貝貝”身上就燃了起來,葉振平情急之下,趕緊用衣服撲滅了火。火滅了,“貝貝”卻一身傷,躺在地上嗚咽不已。送醫治療時,葉振平看到了“貝貝”最脆弱的一面,這令他決定在犬舍打地鋪,照顧“貝貝”好些日子。終於,“貝貝”痊癒。可它再沒信心鑽火圈了。為了能讓它重拾信心,葉振平製作了一個木圈,帶着“貝貝”嘗試飛躍木圈。一次、兩次、三次……隨着成功跨越木圈的次數增多,“貝貝”逐漸找到了技巧,跨圈一次比一次嫺熟。

訓導員葉振平在安慰傷情剛好的“貝貝”。陳晨 攝

時機成熟,葉振平換回了火圈。這一次,“貝貝”還是在火圈前停下來了。看着火圈,葉振平有些泄氣,但還是耐心安慰着“貝貝”,湊在它的耳邊説了鼓勵的話。再一次衝鋒,他倆步子不斷加快。加速、騰空、跨越……“貝貝”成功了!在終點線一邊,葉振平蹲下身子撫摸“貝貝”,他發現,不知是因為煙熏火燎,還是深受觸動,“貝貝”眼眶濕潤,像是流了淚。

“凱特”流淚,因為與主人告別……

“凱特”是德國牧羊犬,毛髮很亮,平時蠢萌,可訓練時特兇猛。

跟了訓犬員孔德鑫並肩戰鬥後,“凱特”的表現愈來愈好。不少戰友都説,這應該就是碰到知己了吧。

訓導員孔德鑫與“凱特”戲耍。陳晨 攝

 

兩人搭檔後幾個月,孔德鑫休假探親,離開了一段日子。

不知道,“凱特”是不是以為孔德鑫不回來了,從此開始“萎靡不振”,誰叫都不理,一有空還總是掙脱束縛到處找人。

等孔德鑫收假歸隊,“凱特”像是聞到“味”了,追到營門蹦蹦跳跳地迎接他。聽了“凱特”想念自己的種種表現,孔德鑫也很感慨……

正在休息的“凱特”。陳晨 攝
 

如果説狗是通人性的,那麼軍犬,在這方面的表現必然更甚。

轉眼,“凱特”服役已經4年多了,因為確實已經到了歲數,經請示後警犬班還是安排它退伍。

而在退伍前的好長一段時間,“凱特”像是知道自己跟訓導員待的時間沒那麼多了,不論幹什麼都表現得特別積極。

作為接替孔德鑫,照顧退役犬的訓導員,也領到了好幾本記錄照顧“凱特”生活點滴的筆記。

訓練場上的孔德鑫與“凱特”。陳晨 攝

終於到了安排退役的日子,孔德鑫和戰友為“凱特”戴上了大紅花,和老兵一起參加了支隊的退役儀式。“凱特”似乎有所覺察,那天一早,它就醒了,端端坐等着訓導員帶它去大操場聽命令。宣佈過命令,人都散去後,“凱特”飛快地朝孔德鑫跑過來,這樣的一幕讓孔德鑫恍惚間回到了他倆第一次見面的那個下午,“凱特”就是這樣“飛”過來撲進了他懷裏。一股不捨的情愫湧上心頭,孔德鑫抹起眼淚,他眼角的餘光看到,“凱特”大大的眼眸裏也流下了一行淚水……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